第947章 誰準你離開的

    吳畏見狀,連忙跑了過去把烏醫接住,此時他的臉色已經變得越發難看。他沒有想到烏醫竟然會落得這樣的下場,看來他還是有些低估了面前的人的實力。

    此時納爾再次出現在了秦情身后,淡淡地開口道:“你這個幫手實力不錯,只是跟我比還是有著一段差距。畢竟我可是殺手之王盧布納爾。所以你們輸的并不冤。”

    秦情瞬間瞪大了眼睛,還沒來得及反應,就被納爾一掌給劈暈了過去。

    眼看著心情也陷入了昏迷之中,納爾輕輕一笑,開口道:“好話不聽,非逼我動粗手。希望你不要到少爺面前告我的狀才好,畢竟你實在是太不乖了,不動粗你也不聽話啊。”說罷,納爾一把將秦情攔腰抱起,看都沒看烏醫和吳畏,就欲轉起離開。

    “等一下。誰準許你離開的?”冷冷的聲音傳來,吳畏把烏醫放在了地上,然后站起身看著納爾的背影,勾唇一笑,開口說道。話語中的冷意讓納爾不自覺地停下了腳步。

    有些疑惑地轉過身,納爾看著一身黑衣帶著墨鏡的吳畏,顯然有些驚訝。在他的感知里吳畏就是個普通人,根本不具有任何實力。難道就憑他還想跟自己動手不成?未免有些太不可思議了。不過納爾倒是也想看看吳畏能耍出什么花樣來,便轉過身似笑非笑地看著他。

    “先把她放下,我怕一會兒傷到她,那就麻煩了。”吳畏指了指納爾懷中的秦情淡淡地開口道。要看著自己女兒的母親被別的男人這樣抱著,吳畏心中覺得很不舒服。他已經打定主意待會兒要好好教訓一下納爾。然而納爾卻依然一副想笑的樣子。

    “你以為自己是誰?跟我斗,你以為自己有那個資格嗎?不妨告訴你,我是殺手之王納爾,這么多年來死在我手中的高手已經達到了三位數。就憑你這樣一個普通人,還想跟我動手?你不覺得這是在送死嗎?”納爾笑道,絲毫沒有把吳畏放在眼里。

    吳畏眉頭微皺,然后整個人突然消失,這時納爾的臉色才瞬間變了。剛欲后退,吳畏已經出現在了他身前,一腳踹在了納爾的腿上,納爾吃痛,手上一松,吳畏一個轉身接住了秦情,然后又是一腳踹在了納爾的肚子上把他踹飛了出去。

    吳畏小心翼翼地將秦情放在了烏醫的身旁,叮囑烏醫好好照看秦情,這才轉過身,看向緩緩起身一臉恨意的納爾。

    納爾受了這樣的大虧,心中的怒意已經如潮水一般上涌到了心頭。可是他并沒有被怒火沖昏了頭腦,雖然他覺得自己輸在大意上,可是剛才的情況還是表明面前的男人并不像表面上看上去那樣簡單。能在他眼前把實力隱藏的這么好,絕對也是個高手。

    可是即便是個高手又如何呢?納爾冷冷一笑,這些年死在他手中的各個道上的高手哪個不是自詡不凡,身手了得,最后還不是照樣死在了他的手中。殺手之王的名號畢竟不是白來的,那是用鮮血和人頭堆積起來的稱號。

    腦海中心思電轉,納爾沖著吳畏咧嘴一笑,然后瞬間消失。其實說他們瞬間消失也不是瞬移那種神乎其技的東西,只不過是速度施展到極致產生的一種效果,肉眼都難以看到他們的身影,難以捕捉到離開時的速度和樣子,造成一種瞬間消失的錯覺。

    在納爾消失的同時,吳畏也動了。他并沒有也以速度來躲避納爾,而是就那樣安靜地站在原地,然后過了一會兒,突然伸出拳頭轟向了身前的一個方向。

    納爾果然出現在了那個方向,眼見著夾雜著雷霆之勢的拳頭轟向自己,納爾大罵了一聲連連后退。就在這時吳畏繼續沖了上去,用胳膊鎖向納爾的脖子。納爾猛地一低頭避過吳畏的胳膊,然后胳膊肘向后一拐頂在了吳畏的胸口上。

    一擊得手,納爾心中一喜,猛地轉身試圖出拳打向吳畏的腦袋。然而此時吳畏也已經將之前的攻勢收了回來,眼見著納爾攻向自己的腦袋,冷冷一笑,然后一個后空翻躲了過去。緊接著納爾也借勢向后一閃,沒想到吳畏卻又緊隨而至。

    面對著吳畏如附骨之蛆一般的攻擊,納爾只能暗罵了一聲繼續躲閃。他沒想到看上去沒有任何實力的吳畏身手竟然那么好,甚至比他還要強。而他也只有被動躲避的份,這是納爾很無法接受的。可是即便如此他也只有躲避的份。

    就在此時,吳畏又已經接近了納爾,吳畏沖著納爾漏齒一笑,一把抓住了納爾的兩只手向后一掰,納爾吃痛,大吼了一聲,一腳踹向了身后。

    吳畏騰身而起,直接帶著納爾的胳膊從納爾的腦袋上繞了過去。納爾只覺得自己的胳膊猶如脫臼了一般,痛的難以忍受。

    納爾大吼一聲,一個狠心朝著腦袋頂向了吳畏的肚子。吳畏剛落地還沒站穩,竟是被納爾給撞中了。吳畏被撞的松開了手,納爾陰森一笑,從懷中掏出了數把細小的銀針和鉚釘,紛紛甩向了吳畏。

    吳畏見狀,大罵了一聲陰險,整個人連忙后退,然后騰身躍起躲閃著那些射來的暗器。可是納爾身上的暗器猶如源源不絕一般,取之不盡用之不竭,紛紛甩向吳畏,一時間竟是逼得吳畏有些狼狽,短時間內只能倉促躲避著,不敢去靠近納爾。

    納爾畢竟是殺手之王,而作為殺手各方面的能力都必須具備,暗器只是他們最常用的手段而已。納爾更是暗器這方面的宗師級人物,身上的暗器從大到小都是具備著不少,一時間連吳畏都是被逼迫的只有落荒而逃的份。

    烏醫一邊照顧著秦情,一邊看著吳畏和納爾的戰斗。這是一場兵王之王與殺手之王的巔峰對決,精彩絕倫,難怪之前吳畏會告訴烏醫把納爾當成陪練,殺手之王做陪練,這樣的機會實在是少之又少。觀戰的時候烏醫也不忘從兩人的戰斗中吸取一些經驗。

    如果不是條件不允許,烏醫簡直想把戰斗過程給錄下來,等回去的時候給杰森他們看看。還記得他們剛來到這里的時候還妄想試探吳畏的身手,現在看來吳畏跟他們對上時一直都是手下留情了。老大果然不愧是老大,永遠都不會讓他們失望。

    吳畏一邊躲避著納爾的那些暗器,一邊思索著應該怎么對付他。畢竟他們已經在這里耽誤了太長時間,不能繼續耽誤下去了。先不說貝倫家族會不會再有高手上來阻攔,單說在下面等著他們的杰森和路西法恐怕都已經心急的不行了。

    吳畏打定主意,必須要速戰速決才行。他本想繼續等著納爾的暗器全部用出來,在上去把他制服。可是目前看來似乎時間并不是那么充裕。

    就在吳畏在那里胡思亂想之時,納爾突然加緊了攻勢,顯然他也看到了吳畏在走神,想要趁機將吳畏擊倒。然而他還是低估了吳畏的實力。在納爾暗器增多之時吳畏就已經有所察覺,暗罵了一聲整個人連連后退,可是走廊內只有那么大的地方,他還要小心身后的秦情。

    吳畏不由得意識到如果能有個承受的兵器該是一件多么好的事,至少他可以不用被這些暗器逼得這么狼狽。可是話又說回來在這之前他怎么可能意識到自己有一天會被殺手攻擊,會遇到這樣的事。他一個雇傭兵,剛對上一個殺手就是殺手之王。

    吳畏不由得佩服自己的運氣,簡直就跟買彩票中了特等獎一樣。只不過吳畏寧愿沒有中過這個特等獎,也不想面對一個這樣的對手。

    雖然如果僅僅是吳畏自己,他完全可以趁機潛伏到納爾身后將他制服,可是吳畏現在還要保護烏醫和秦情,種種原因讓得他只得在正面跟納爾周旋。

    又是一腳將飛馳而來的銀針和匕首踢飛了出去,吳畏心中不由得感嘆幸好自己的鞋是純鱷魚皮的,不然恐怕都經不起這些暗器的摧殘。

    過了一會兒,納爾也漸漸露出了疲態。畢竟每甩出去幾道暗器都需要他的注意力以及體力高度集中和配合默契,這樣才能保證暗器發揮出最大的作用并且不會偏離軌道射向吳畏以外的目標,這就要求納爾的體力必須非常充沛。

    然而由于之前跟吳畏的一通交手,納爾的體力早就已經斌臨極限,此時也只是硬撐著而已。吳畏顯然也看出了納爾的狀態,心中冷笑,暗想看你還能堅持多久。

    雖然納爾是殺手之王,可他吳畏還是傭兵界的神話呢。無論是身手還是名氣吳畏都遠不是納爾能比得了的。被這樣一個不如自己的人困了這么長時間吳畏心中還是有些憋屈的,可是他畢竟是兵王之王,氣度和忍耐力也不是那些心高氣傲的殺手比得了的。

    納爾顯然也知道要不了多久自己的體力可能就會散盡,必須要盡快解決吳畏才行。眼珠一轉,看向了吳畏身后的烏醫,納爾突然咧嘴一笑。

如果您喜歡,請點擊這里把《超級鑒寶大宗師》加入書架,方便以后閱讀超級鑒寶大宗師最新章節更新連載.


重庆时时彩五星定位胆软件 铅山县| 定兴县| 新干县| 政和县| 广安市| 伊宁市| 大英县| 焦作市| 佳木斯市| 南阳市| 繁昌县| 靖江市| 四会市| 南开区| 商洛市| 庄浪县| 胶南市| 轮台县| 克东县| 郓城县| 岢岚县| 曲水县| 抚顺县| 嵩明县| 西乡县| 扎赉特旗| 内乡县| 吉木萨尔县| 温泉县| 万盛区| 石渠县| 枣强县| 衡山县| 百色市| 华亭县| 克拉玛依市| 成安县| 黑水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