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6菜場殺人,皇帝的市場調查

類別:歷史軍事 作者:渠哥 書名:穿越大明做崇禎
    聽到皇帝這么罵,小太監猶豫了一下,考慮著,是不是解釋一下,那個人姓王,所以才會被稱為王爺,并不是真的王爺。

    還好,他忍住了。

    因為他覺的,這又不關自己的事。更何況,就算是真的王爺,在皇帝面前,又算個鳥。

    一群人氣勢洶洶的走進了菜市場。

    閻鳴泰獻媚道:“陛下,這里臟,要不事情就交給老臣去處理吧!”

    朱由檢白了閻鳴泰一眼,罵道:“滾。”

    “哎。”閻鳴泰答應著,猶豫了一下,最終一狠心,在地上滾了一圈,站到了一邊。

    朱由檢有些意外的看向了閻鳴泰,嘆氣道:“閻鳴泰,你其實不必這樣的。”

    閻鳴泰正色道:“陛下的話,對老臣來說,就是旨意。漫說陛下只是讓臣在地上打一個滾,就是陛下讓臣吃屎,臣也甘之若怡。”

    朱由檢想說:既然那樣,那你就去吃屎好了。

    可是,朱由檢猶豫了一下,他覺的自己真要這么說的話,那么閻鳴泰說不定真的敢吃。

    想到這里,朱由檢不由的覺的有點惡心。對閻鳴泰伸出大姆指道:“你狠。”

    閻鳴泰也不言語,只是拱手彎下了自己的腰:“謝皇上稱贊,臣必定更加鞠躬盡粹,死而后已。”

    朱由檢無奈道:“好了,別說廢話了,跟朕一塊進去吧!”

    在那一刻,朱由檢想明白了一個問題。

    那就是,在自己做了那么多的事情,閻鳴泰一直還在怕。

    不過,朱由檢不知道,他怕的是命,還是前程。

    這些事情,對于菜市場的市民們來說,很遙遠。

    就好像皇帝一樣,只是知道他的存在,卻從來不知道,他的存在,跟自己有什么意義。

    畢竟,那是云端里的人物,可是現在,云端上的人,下來了!

    他們都很惶恐,惶恐到都不用錦衣衛的邀喝,便直接趴到了地上。

    瑟瑟發抖中,沒有人敢抬頭。

    其實,他們沒有必要做到這種地步。

    但是,一來他們不知道皇帝為什么會出現在這里。

    另外,今天的事情明顯不太對勁。

    他們擔心,皇帝老爺待會要殺人。

    這樣的話,還是趴在地上,更安全一點。

    看到這一切,朱由檢不知道是喜還是笑。

    示意之下,駱養性走了過來。

    對于這位皇帝的作風,他也表示很好奇。

    正在他想著皇帝要說什么之時,朱由檢已輕聲開口說道:“把你的刀拿來。”

    駱養性詫異的看著朱由檢接過了他的刀,走到了王二的面前,看著瑟瑟發抖的說道:“你就是那個王爺?”

    王二這一刻,尿了。

    他甚至埋怨自己的父親,為什么要姓王!

    可是現在,后悔也晚了。

    王二渾身顫抖的說道:“皇、皇上,小人并不叫王爺,小人姓王,他們平時都叫我王二。”

    朱由檢緩緩的抽出了刀,看著王二的臉,說道:“你應該感覺到慶幸。”

    王二詫異的看向了朱由檢,不明白自己應該慶幸什么,難不成,皇帝你不是要殺我,而是要賞我不成。

    可是皇上,俺能不能別拿刀!

    王二的身體,本能的往后縮著。

    在他觀察著朱由檢之時,朱由檢也在認真的觀察著他。

    在原來那個世界,他聽過一句話,那就是:舍得一身剮,敢把皇帝拉下馬。

    所以,他覺的,在巨大的恐慌之下,他很可能會暴起傷人。

    但是,朱由檢卻并不害怕。

    因為他能夠感覺到,駱養性身體的肌肉,已經緊繃了起來。

    甚至于站在他身后的錦衣衛,都已經把手里的繡春刀撥出了一半。

    顯然,要是有人敢對皇帝不利的話,哪怕只有一個動作。

    那么他們也會瞬間把那人剁成肉柄。

    所以,朱由檢很放心。

    但不知道為什么,朱由檢依然希望,王二能夠跳起來反抗一下。

    這并不是因為他賤,而是因為他想看到他的子民們,有多一點血性。

    可是,他失望了。

    他不知道王二不敢這么做,是不是因為害怕自己誅他九族。

    但是,看王二的模樣,好像也不是那種會在乎這種感情的人。

    忍著心里的不適,朱由檢嘆氣道:“因為你是我來到這個世界以后,唯一親自動手殺過的人。”

    朱由檢說完,揮刀落下。

    鮮血迸濺中,朱由檢覺的頭腦里,突然一片空白。

    皇帝親自動手殺人,這件事情震驚了所有人。

    不過,朱由檢沒有說話,也沒有人敢吱聲。

    吞咽了一下唾沫,朱由檢慢慢的冷靜了下來。

    他,他殺人了!

    為什么他會變得如此殘暴,是因為時代的需要,還是他只是單純的想要嘗試一下,殺人是什么感覺。

    如果是這樣的話,那么就太可怕了!

    朱由檢有些臉色蒼白的看向了肉案子前,戴著圍裙跪在那里屠夫,輕聲的問道:“朕聽說,你不愿意交稅。”

    牛屠夫哭了。

    皇帝啊,你啥時候這么窮了!

    小人這點銀子,也能入你老人家的法眼了嗎?

    如果是這樣的話,我交,我全部都交還不行?

    牛屠夫想著,從懷里掏出自己身上的錢包,哆嗦著說道:“草民不敢。”

    朱由檢肯定不可能去接牛屠夫的荷包。

    他不發表指示,其他人自然也不敢動。

    認真的看著牛屠夫,朱由檢開口道:“你每個月賣肉的話,能夠賺多少銀子?”

    牛屠夫猶豫了一下,沒敢說謊,開口說道:“光景好的話,草民每個月差不多能夠賺三兩銀子多一點。”

    朱由檢點了點頭,問道:“現在市場上的大米多少錢一石?”

    牛屠夫小心看了一眼周圍,開口道:“皇上大老爺,京城大米比我們老家貴一點,差不多也要一兩二錢銀子一石。”

    朱由檢點了點頭,繼續問道:“那么你家里有多少人口,每個月需要吃米多少?”

    不斷的詢問,讓牛屠夫膽子大了許多,最起碼,沒有那么怕了。

    看著朱由檢,牛屠夫開口道:“皇上大老爺,草民家里老娘健在,下面還有兩個孩子,以及賤內。”

    “每個月大概需要糧食七到八斗,應該也就夠了。”

    朱由檢看著牛屠夫問道:“那么,就算交給了那小子一兩半的保護費,你也夠生活了是嗎?”

    牛屠夫狠下心道:“是的皇上大老爺,不過,因為讓孩子上了私塾的關系,草民的日子,還是過的很緊巴。”

    “既然如此,朕不明白的是,王二問你要的一兩半的保護費,你都愿意交,為什么朕只向你收稅百分之二十,為什么你就不愿意交了呢?”

如果您喜歡,請點擊這里把《穿越大明做崇禎》加入書架,方便以后閱讀穿越大明做崇禎最新章節更新連載.


重庆时时彩五星定位胆软件 榆中县| 敦化市| 赣榆县| 新竹市| 荃湾区| 钟祥市| 景德镇市| 藁城市| 福建省| 金川县| 虞城县| 宾川县| 渭源县| 屏山县| 苏州市| 江西省| 高雄市| 华阴市| 平利县| 乐至县| 贵德县| 麻城市| 济南市| 连云港市| 山阴县| 婺源县| 玉山县| 灌南县| 高雄县| 施秉县| 华池县| 积石山| 绥化市| 军事| 兴国县| 阳曲县| 涞源县| 甘孜县|